您好,欢迎来到上海立法研究所

法制视点


 求实   敬业   博学   慎思

LEGAL POINT

OF VIEW

求同存异 实事求是,敬时爱日 业广惟勤,博览群书 学以致用,慎终追远 思虑恂达
关于建立黑名单制度的若干观点
来源: | 作者:shslfyjs | 发布时间: 2016-11-25 | 1630 次浏览 | 分享到:

目前,我国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正在深入推进中,但随着大量行政审批事项的取消,市场准入的放宽,更需依靠后续强有力的监管手段。基于以上考虑,兼具公共惩罚与私人惩罚双重功效的黑名单制度便开始受到各方关注。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方面,《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中,明确指出要“建立各行业黑名单制度和市场退出机制”。2016年国务院《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也提出了“要规范信用红黑名单制度”。20161011日,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研究将《上海市社会信用条例(暂定名)》由年度预备项目转为正式项目,并提请12月的常委会进行审议,该草案建议稿中就对黑名单制度作出了规定。

黑名单制度作为失信惩戒机制的重要一环,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建立社会信用体系等诸多方面都被“寄予厚望”。例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全国纳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的共计308万人,有约20%的被执行人慑于信用惩戒的威力而自动履行了义务。我们在重视建立黑名单制度的同时,也应该看到黑名单制度有可能被滥用。如何使该项制度趋利避害,发挥应有的功效,是需要认真研究的。根据我们搜集到的有关观点摘报如下:

一是黑名单制度的概念界定。关于黑名单的概念,目前尚未形成统一认识,就综合各学者的观点阐述而言,黑名单制度(Black Listing System)是指国家通过法律设定的,将一些特定的违法犯罪人,或者可能对社会有特别危害的人,通过一定的法律程序入册登记,在一定的期限内由有关部门依法约束其行为和限制其权利的法律制度。黑名单制度作为一个舶来品,被引入我国后应用在广泛的领域,除了行政机关使用黑名单外,司法机关和行业协会甚至企业都运用黑名单制度。而在西方发达国家,由于信用体系完备,黑名单的实际应用并不像我国这般广泛,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世界银行的供应商“取消资格”制度(Debarment processes)和美国的“恶名市场”(Notorious Markets)名单。通过梳理我国现行规制黑名单制度的法律文件,黑名单制度大体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1、建立黑名单档案;2、发布黑名单信息;3、对列入黑名单的市场主体进行重点监管;4、失信约束机制;5、将严重违法违规的企业永久逐出市场。

二是黑名单制度实施的法律依据问题。现行关于黑名单制度的规定主要散见于部分行业和地方立法中,国家层面没有专门规制“黑名单制度”的法律规范,有的只是一些间接性的规定。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主任胡建淼教授认为,“建立和实施黑名单制度必须得有法律依据,坚持法律保留原则。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一旦被列入黑名单,其权利能力立刻受到有关部门的普遍限制,所以上黑名单一定程度上比行政处罚要受到更严格的限制。在我国,黑名单制度必须由国家通过法律来建立,必须有法律依据并实行法律保留,否则,任何部门都不得设立和实施黑名单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