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上海立法研究所

法制视点


 求实   敬业   博学   慎思

LEGAL POINT

OF VIEW

求同存异 实事求是,敬时爱日 业广惟勤,博览群书 学以致用,慎终追远 思虑恂达
民法典编纂新历程回顾
来源: | 作者:shslfyjs | 发布时间: 2016-12-24 | 1078 次浏览 | 分享到: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编纂民法典。从此,民法典再次成为社会各界的热词。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编纂民法典分两步走:第一步,争取在2017年制定民法总则;第二步,在2020年之前整合各民法单行法,编纂完成统一的民法典。今年6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首次审议了民法总则草案,标志着民法典立法进程正式开启。

民法总则在整个民法典体系中居于统领地位,集中规定民法的最一般问题,具有高度的抽象性。民法总则不是民法通则,总则主要包括普遍适用于民法各组成部分的规范,如基本原则、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组织、民事权利、民事法律行为、代理、民事责任、诉讼时效和除斥期间、期间的计算等。可以说,此次民法总则的制定标志着一部规模宏大、充分体现中国特色的民法典正在形成。

    民法典的编纂不论是对国家治理,还是对每一个人的社会生活来说,都具有更重要意义。对市场经济体制的发展和人民群众权利保护的实践意义尤为重要,所以也是国计民生的“根本大法”。一个国家民法的发展水平直接反映了该国的法治水平和社会文明程度。新中国成立后,从1954年至2002 年的近半个世纪里,我国曾四次组织专家学者起草民法典,但都没有取得预期结果。第一次和第二次起草民法典的失败,与当时的历史条件有关。从表面上看,是历次政治运动导致民法典起草工作中断,但深层次、关键的原因是我国当时实行计划经济体制。计划经济体制主要依靠行政权力、行政手段来组织和安排产品的生产、流通、交换和消费,缺乏民法赖以存在的经济社会条件。比如,在经济活动中使用各种指令、票证等,并不需要民法来规范,更不需要民法典。所以说,当时实行计划经济体制,是前两次民法典起草没有成功的根本原因。1979 年第三次起草民法典时历史条件已经发生了变化,我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适应新的社会需要,民法典起草工作再次启动。虽然民法典起草小组很快就完成了四稿草案,但是当时我国农村刚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城市刚放开个体经营,国有企业改革还没有完全开始。因此,制定民法典的条件并不成熟。而且,当时起草民法典,主要是以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民法典为参考范例。这样制定出来的民法典,也很难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提供法治基础。到了2002年,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加快民法典的起草,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随即委托学者起草民法典,当年即完成一部民法典草案。同年